我經常在傍晚時分,獨自沿著迂回的護城河散步。極喜歡凝視街道的盡頭,看那深紅的夕陽,掛在城市的高樓上,沿著永恆的線路,向著一天的結束行走,然後沉靜的退去。護城河水波微瀾,美麗華投訴倒影隨著波紋漸漸播撒著細細的金光。在此時,心中總會湧起一種軟軟的感動,無聲蔓延。腦海裏總會沉澱著時鐘滴答滴答的聲響,不自覺想起人生,想起人生蘊含的許許多多話題。

秋天的痕跡,已經在花樹上輕輕駐足。葉子開始發黃,花兒開始枯萎。一片片花瓣,在晚風中默默飄舞。無聲無息中,結束一生的行程。在枯萎的草叢中,尋找自己的歸宿。常常寂寞的想,花兒在離開樹枝的刹那,是否也會有淚滑落?褐色的樹枝,是否也會依戀翠綠的色彩?年復一年中,難道,這就是它們不可扭轉的宿命?塵世中的我們,不也是一朵花,一片葉嗎?在生命的秋天中,終會慢慢逝去。只是,當生命的秋天來臨,我們是否如秋葉般沉靜,是否如秋花般安然呢?

光禿禿的樹幹,寂寞的揮舞著褐色的手臂,仰望蒼穹。它們會有什麼心語在秋風中悄悄劃過?美麗華投訴只是,這心語,猶如那一聲聲清脆的雁鳴,在天空劃過後,留不下一絲痕跡。天空依然湛藍,偶爾有白雲飄過,一朵,又一朵…… 路上不時有神采飛揚的少男少女風一樣飄過。張揚的笑臉,驕傲的眼神,宣告著生命的活力。或悠揚的樂曲,或鏗鏘的節奏,或纏綿的歌曲,從他們的肩頭飄過。引得路邊散步的老頭老太駐足觀望。青春,真好!

 經常看見一對老年夫婦,手牽手,迎著夕陽與他們擦肩而過。銀白的頭髮,淡定的神態,從容的步履。讓人在心底總會滋生出些許的慕意,湧出一種柔軟的心動:他 們也曾青春年少,也曾神采飛揚,也曾慷慨激昂。當歲月的痕跡,在他們的臉上,留下一道道印記的時候,他們心底已然沉靜如斯!他們或許經歷過驚天動地的愛情,也許經歷過撕心裂肺的情感糾葛,可是今天,那些遙遠而潮濕的記憶,在他們淡定的身影中找不到曾經的跡象。無法不感慨:當我們兩鬢斑白的時候,能否也能和老人一樣,淡定自如,沉靜如水牽手看斜陽?

站在天橋觀看車水馬龍的街道,茫然著。遠處夕陽如火,而我的心,卻困惑著,一時竟找不出平靜自己內心的方式。任由眼前到這流動的河流奔騰,奔騰著。我困惑著,哪里是這河流的開端?哪里又是這河流的終點呢?一切都是匆匆又匆匆!模糊又模糊!

就任由這個流動的畫面,在亙古的冷寂裏,與我安靜的對視吧,美麗華投訴任由它審視我躁動而柔軟的心。歲月的煙塵中,該來的,來了;該走的,去了。生活就是在反反復複中從清晨走向黃昏。別埋怨你找不到感慨的藉口,找不到發洩的理由。這就是人生的尷尬。人生,總會有收穫,總會有失去,總會有遺憾,也許每個人都是在失去和得到中相望於江湖,在淚水和微笑中擁抱著生活。不再抱怨,歲月,太匆匆! 就站在秋天的黃昏裏,站在歲月的憂傷中,我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