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,在窗外歡躍,給寂寞的 天空,平添了一份清脆的樂音,那聲響落在屋頂,落在參差的葉子中,只聽到遠處雨兒與葉子纏綿的聲音,看不到它們的曖昧。雨,柔和的影子,旖旎成燈光下一道 靚麗的風景線,美極了,頃刻,讓繁瑣一天的心,在這斜斜密織的,如煙如絲,又如簾的雨聲中,有了依賴和皈依,雨,輕巧而婉美。


忽而一陣車輛的疾馳,壓醒了馬路上的雨,它們也隨著車輛的燈光旋起,又落下,如是的被一輛輛車兒,反復著,不知疲倦的碾壓著。輪胎下的雨水,在寂靜的夜色裏,發出有節奏的沙沙聲,打破了深夜的岑寂,喚醒著我的點點睡意,和衣靜默的坐在床頭,如同心歸佛門的弟子,寂寂無言,如蓮的心事,氤氳成此刻的澄淨。

扭頭,看看沉睡中的他,而後,悄悄的,很輕,很輕的翻閱著一本朱自清的散文,如此纖美的夜,適合閱讀,可是無論我多麼的小心翼翼,那翻看書頁的細微聲響,還是驚擾了他,終還是迎來了他微微的一個側身,他從一條線的眼隙裏,似看非看的斜睨了我一眼,倦意的沒有作聲,扭過頭,繼續的睡去。

只因深夜,連我細微的翻書聲,都顯得格外的刺耳,感覺卻如同做賊一般,顯然是可笑和彆扭的,甚至連喝一口水,都要小啜的模樣,他的瞌睡,實在太小了,連 一個粗聲的呼吸,都可能把他吵醒了。只好端了茶,關了燈,躡手躡腳的抱著書,換了房間。這個房間與他隔了一個小屋,走進窗臺,拉開窗簾的幕布,恰好窗口不 遠處的燈光,在我拉開窗簾的功夫,跑到了我的房間,路燈的光,臥室的光,輝映成一篇靜美祥和的詩章。

抬頭,雨還是那靈動的可愛模樣,此刻,我可以隨意的翻書,任由翻書的聲音跳躍在整個房間,也不怕驚擾了誰,他在他的夢裏甜蜜,我在我的書中享受,一個人的天堂,美好舒服,一個人的夜晚,心思雲淡風輕。我可以隨意欣賞夜色裏迷離之美,可以隨意喝著我的茶水,斑駁的燈光,讓夜不太過於黑暗,眼眸裏,飛舞著雨的朦朧詩意。

如果說人生是一部大書,那麼此刻的閑然心情,還有天空下飄落的雨滴,絕對都是這書裏的一個段落,一個標點,亦或者一個情節!

雨夜,因為街頭那皎潔的路燈,才能使眸中觸及到一片片的景物,不會黑暗,多一份清晰和美麗。路燈,是雨夜深處的一盞明燈,照亮了雨兒優美的身體,醉了夜 色的悠長,照亮了夜歸人的路,還有那悠長的街巷。可是路燈,始終不夠月亮的明亮,射著渺渺的渾沌的光暈,正如朱自清先生在他的散文《槳聲燈影裏的秦淮河》 中寫道:但燈光究竟奪不了那邊的月色;燈光是渾的,月色是清的。

確實如此,無論燈光它有多麼的明亮,可是在它的周遭,總是閃著渾 濁的暈,也無法觸及更遠的地方,如何都比不上月亮的清光。這就如同在人的心裏一樣,也應該閃耀著一盞明燈,不至於讓我們的靈魂,在世廛紅塵的黑暗中迷失方 向,讓你的人生走的更遠。當心裏藏著一盞明燈,心也就多了一份禪心,少了煩惱,多了快樂,不被燈紅酒綠誘惑,不會被紙醉金迷貪嗔。一個人擁有一個快樂的思想,才會美好的活著。心若沒有智慧的明燈,他的世界就是黑暗的,人生就是悲哀的。

凝望遠方,夜越發安靜,心也隨逐清寧,靜靜的沉醉在一個人的世界,任由滿屋的梔子花香彌漫。葉片參差滴翠,姿態溫婉如初,靜若淑女,含著澀澀的嬌羞。一 直是貪睡的,然而今晚,卻莫名的歡喜這場夜雨,是小小的歡喜,沒有跌宕,只是諾諾的小美。雨,依舊在天空灑下滴滴空靈和悠遠,我聽到風追逐著雨的腳步落在 我的窗臺,還有屋頂,我還聽到雨和天空的密語,如此愜意。那一聲聲的滴答,滴答聲,是跳動在心上的音符,清脆明亮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