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樹樹春意盎然,一季季草長鶯飛燕翩躚,思念的國度,也描繪了一幅五彩斑斕的畫卷,冬去春來,夏已近,一點綠,一抹紅,溫暖的情思油然而生,忽而來到身邊,一股甜美,一脈溫柔,一窗相思,輕輕來到歲月的門楣,把一枚相思紅豆,慢慢種下,以慰蒹葭之思,希望在水一方的你能收到。
  
  一抹夏的明媚穿過相思的窗,又透過指尖,溫暖緩緩,婉約著一泓濃情,抹抹芳菲相邀蝶兒雙飛,那一婉風中的蝶語,在花海裏留香,柔美了邂逅的薰衣草嫣紅,旖旎 著思念的長廊;許一朵花在心田靜靜綻放,讓熏衣草的芳香,浪漫一季情長,有你的日子,歲月安然,流年無恙,有愛的日子,春暖花開,水柔飛輕,時光悠揚。
  
  思無邊,念無涯,一把花犁藏下無邊的思念,一支相思的畫筆,塗畫著記憶中的如花似錦,從未羡慕夏日裏的荷,只願做水裏的浮萍,如此即可永遠蕩漾在你的心海,徐徐喃喃,說盡情話;你是玫瑰花田裏的驚豔,飄香了蝶舞的霓裳,漣漪了一池碧波,自此那一樹樹花開,等待你來。
  
  走的最急的總是時光,來匆匆,去匆匆,經年的身影在時間罅隙裏,露著微弱的光,擱淺著歲月;那段光陰,如康橋柔波裏蕩漾的一株浮草,是那場纏綿的花雨,悠揚了高山流水的心曲,自此如鏡如水的時光,離開寂靜,澎湃著年華;輕輕拾取歲月岸邊的往事,一一穿起,如珍似寶,掛於窗前,擁在心裏。
  
  山水迢迢,萬水千山隔路遙,念未了;思念的長空,心海飄渺,念想糾結,問文字裏可有深深的懂得?一遍遍試問,一次次遍體鱗傷,繁華依舊,落寞卻叢生,迷茫中陌上花開幾度,心沒落幾回,也許是這粗淺的文字,不會有人懂,也從未驚豔過你的眉心,從此便沉入了海底,不知所蹤...
  
  微風徐徐,吹亂了思緒,擱淺著思念的時光,一紙紙癡念,輕易隨風落入了塵埃;一夜風雨,花落滿庭,散落滿地的憂傷,沒有款款的春天,那蜂飛蝶舞,予以誰來觀讀?淺淺清愁,聚心頭,終究還是抵不過光陰的無涯;曾經的溫暖感動,美好的回憶,是否已經被歲月遺忘,是否已經被經年五金制品收藏,癡癡中迷失了。
  
  是什麼時候學會了出口成章,出口便流露著淡淡的殤,而那抹陽光一直停留在相遇的那刻,不願離開;是你成就了一段段的文字,你是筆尖上的僅有一抹燦爛,文字根深處的暖,是青澀夏天的一季浪漫,甘願尋尋覓覓,為你落筆成念;只因始終相信有一天,歲月回甘,重見歡顏。
 

   風中處處是舊夢的味道,難舍那季的眷戀,多少日夜顛覆文字,化羽成蝶,飛回起點,飛到靈魂的小木屋裏,尋找一生一世中的滄海桑 田;記憶猶歌,心音靜靜地迴響,開出了繁花朵朵,癡纏美麗華旅遊糾紛著牽念,去追尋心靈的邀約,默唱著那首心中的主題歌,不論四季如何更迭,一窗明媚,願為你,在此定 格。